安全验证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今日发帖: 4870篇    注册会员: 2278840人    欢迎新会员: 中国200836    活动QQ群:250758051  抢楼群:212600582(已满)  抢楼2群312081152

查看: 62289|回复: 6

药价改革,利益集团再次大获全胜,百姓遭殃

经验

威望

金币

发表于 2015-5-7 15:05:59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11月,国家发改委印发了《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提出了“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这一重要改革主张。舆论普遍认为,这一改革思路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精神,老百姓终于有望走出药价虚高、回扣泛滥、药物滥用的深重灾难。
2015年5月5日,发改委等部委出台了《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意见》)。将《意见》与《征求意见稿》进行对比之后,舆论惊呼:药价改革,利益集团再次大获全胜,百姓将继续遭殃!
舆论对药价改革的态度为何出现180度的大转弯呢?最主要的原因是《征求意见稿》中“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这一内容在定稿的《意见》中被删除了。
删除“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这一内容,为何有颠覆性的影响呢?
“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通俗的讲,就是允许医院赚取药品购销差价收益,以此来调动医院压低药品采购价的积极性,挤压医生暗中收受药品回扣的空间,遏制药品回扣所导致的药物滥用和医患冲突。通过允许医院公开赚钱来遏制医生暗中收回扣这种“开正门、堵邪道”的做法本是再正常、再合理不过的制度安排。据新华社记者调查,2006年前,全国公立医院的药品平均加价率为38%,基层医疗机构的加价率更是达到了80—90%。但当时公立医疗机构的药品零售价格只有现在的10%到20%,只有少数新特药能够给医生提供回扣且比例不到现在的5%,鲜有回扣所刺激的药物滥用。
“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本意就是让医疗机构“采购价格越低、获利越多”,允许公开合法的“以药补医”来遏制隐性非法的“以药补医”(医生收受药品回扣)。但是,在新医改理论中,提出了医院不能以盈利为目的,不允许“以药补医”。根据这一理论,发改委等部门出台了两项政策:一项是药品加价率政策(包括顺价加价15%和零差率),另外一项是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政策。而这两项政策的实施却让老百姓陷入了药价虚高、回扣泛滥、药物滥用的深重灾难,世界罕见。下面请看事实:
2010年、2011年,央视先后曝出了药价虚高1300%的芦笋片、药价虚高2000%的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药价虚高9237%的葡醛酸钠注射液等黑幕。
2013年,央视曝光了福建漳州医疗腐败案,全市市直区县73家医院100%涉案,药价的50%被用于回扣。
今年两会期间,在药品生产经营行业工作了30多年的全国人大代表、花红药业董事长韦飞燕坦承,“90%的医院销售药品有50%的降价空间”。
在回扣的刺激下,抗生素、中药注射剂、激素和大输液滥用,世界罕见,让老百姓不但多了花钱,还饱受药害之苦,甚至丢掉了性命,不知有多少人成了不知内幕的冤死鬼。
破除“以药补医”的两项政策为何会导致如此深重的灾难呢?
我们先看第一项政策——药品加价率管制的问题。
为了限制“以药补医”,国家发改委(原计委)等部门于2006年强制推行在计划经济时代曾经实施过的顺价加价15%政策,将医院药品购销差价率限制在15%以内,结果如何呢?
据新华社记者2009年报道,2006年强制推行顺价加价15%的政策后,公立医院的药品加价率从平均38%下降为15%。但是,顺价加价15%让正常的价格竞争机制失灵,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只有“高定价、大回扣”这一条路可走,让公立医院的药品收入不降反升,2007年比2006年药品收入增加了22.7%。
限制“以药补医”的结果为何与初衷恰好相反呢?因为在顺价加价15%政策下,对于正常市场价为10元的药品,如果甲厂的药品以10元的价格中标,医院售价为11.5元,医院公开的加价收益为1.5元,医生在暗中也没有好处;如果乙厂的药品以100元的价格中标,医院售价为115元,医院公开的加价收益为15元,翻了10倍,而且医生在暗中有40元的回扣空间;由于药品的销量取决于医生的处方,所以中标价为100元、有40元回扣的乙厂药品必定淘汰中标价为10元、无回扣的甲厂药品。
为了破除“以药补医”,发改委于2009年在基层医疗机构强制推行零差率政策,禁止基层医疗机构卖药赚钱,结果导致了药价虚高和医生暗中收受药品回扣等现象迅速从大医院蔓延至基层医疗机构。
以零差率破除“以药补医”的结果为何事与愿违?因为在零差率的政策下,虽然中标价不同的药品给医疗机构带来的加价收益都是0,但药品的销量还是取决于医生的处方行为,因此中标价为100元、有40元回扣的乙厂药品必定淘汰中标价为10元、无回扣的甲厂药品。
实际上,零差率和顺价加价15%在本质上完全一样,都是加价率管制政策,唯一的区别在于一个加价率为0,一个加价率为15%。以顺价加价15%和零差率来限制和破除“以药补医”,结果却事与愿违。根本原因在于药品加价率管制政策(包括顺价加价15%和零差率),没有“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违背了“药品采购价越低、获利越多”这一正常的基本规律,反而让医疗机构的“药品采购价格越高、获利越多”,抑制了医疗机构降低药品采购价的积极性,传导到药品生产经营企业那边的结果就是让公开的价格竞争机制失灵,倒逼他们不得不采用“高定价、大回扣”的竞争策略,导致物美价廉无回扣的药品被价格虚高有回扣的药品所淘汰。
我们再来看第二项政策——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问题。
为了破除“以药补医”,有关部门规定,所有的公立医疗机构都必须按照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确定的中标价采购药品,不得进行“低进高出的二次议价”。
2011年药价虚高2000%的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被央视曝光后,受访的北京市隆福医院药剂科工作人员反击央视记者说“北京市中标就这个价钱,全北京市招标的,招标的价钱就这一个价钱”。省级药品集中招标实际上成为了药价虚高的保护伞。
禁止医疗机构“低进高出的二次议价”、禁止医院获取“节约采购成本的收益”的结果为何适得其反呢?因为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机构一不是药品的采购者,二不是药品的使用者,三不是药品的付款者和利益关联者,四是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所管辖的数千个医疗机构分别需要哪种药品、需求量是多少,五是全省一个价,不可能适应不同医疗机构采购规模大小、配送距离远近、付款周期长短等客观条件的需要。通过招标确定医疗机构的药品采购价并且禁止“低进高出的二次议价”,这实在是一件政府不该管、管不好、管不了的事情。十多年来,我们的药品集中采购部门想尽了各种办法,反而导致虚高药价的“竞争性攀升”,无论是双信封、分类采购、招采合一、以量换价的招标模式(今年新出台的招标意见和过去相比没有本质不同),还是重庆、广东的药交所模式以及新近出台的低价药政策,其结果都是“有回扣的高价药好卖,无回扣的廉价药消失”。通过政府招标确定医疗机构的药品采购价且禁止“低进高出的二次议价”,其结果就是为虚高药价披上了合法的外衣,为药价虚低、廉价药消失承担了责任,让政府背了一个天大的黑锅。
综上所述,药价虚高愈演愈烈、药品回扣久治不愈是药品加价率管制和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政策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两项政策之所以会产生如此严重的恶果,根本原因在于破坏了“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因此,“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是我国老百姓从药价虚高、回扣泛滥、药物滥用的深重灾难中走出来的希望所在、关键所在。
发改委删除“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这一关键内容,表面上看,是为了破除“以药补医”。实际上,是对“以药补医”的故意“误读”,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以药补医”包括两种:一个是看得见的、合法的“以药补医”,指的是医院获取的药品购销差价收益;另一个是看不见的、非法的“以药补医”,指的是医生收取的药品回扣。这两种“以药补医”有根本的差别,且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
允许并鼓励医院赚取药品差价收益,“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必然调动医院降低药品采购价的积极性,药企就只能开展公开的价格竞争,最有效的竞争方式就是底价供货,底价供货就没有回扣的空间,自然遏制了隐性非法的“以药补医”。
限制和禁止医院赚取药品差价收益,必然抑制医院降低药品采购价的积极性,就会倒逼药企开展“高定价、大回扣”的非法竞争,催生了隐性非法的“以药补医”。
发改委“宁要非法的‘以药补医’、也不要合法的‘以药补医’”,其实这里面包藏了一个巨大的阴谋。
为什么这样说呢?
有关部门比谁都明白以限制和取消合法的“以药补医”为由来干预药价将会给自己带来多么惊人的寻租空间。如果允许并鼓励医院赚取药品差价收益,“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正常的价格竞争机制就能够发挥作用,药企就只能开展以价格、质量、服务为核心的正常竞争,就不关有关部门的鸟事,他们自然就没有了权力寻租的机会。
据了解,在限制和取消合法的“以药补医”的政策下,医院药品销售的利益分配为:药品生产企业生产成本及利润约占20%、药品批发企业的配送成本及利润约占8%、医生回扣约占40%,公关有关部门官员的费用约占10%、公关医院(院长、药剂科长、财务科长、信息科长)的成本约占8%、逃税洗钱的成本约占10%、医药代表的提成约占4%。既得利益集团所获的隐性非法利益高达药品价格的72%!以我国公立医疗机构每年10000亿的药品采购额来估算,隐性非法所得约为7200亿元,这里面归属于制定干预药价政策的有关部门每年至少有十几个亿。这就是有关部门以破除“以药补医”为借口干预药品价格的巨大阴谋。
既然如此,为何在去年的《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这一关键内容、主动放弃权力寻租的机会呢?
原因之一是:2014年中旬,发改委价格司5位司级官员相继被纪律检查机关带走,这5位司级官员均管过药品价格。
原因之二是:2014年10月10日,资深媒体人邓聿文发表《改造发改委》一文,揭露了顺价加价15%政策和零差率政策的14项滔天罪行,并一针见血的指出,“价格司出台这两项政策的目的就是让公开的价格竞争机制失灵,迫使药品生产经营企业采用‘高定价、大回扣’的竞争策略,都必须拜倒在药品价格制定者的脚下,以继续维护他们的利益体系”。
在反腐与舆论的双重压力下,“天下第一司”的官员们胆子再大、心肠再黑、脸皮再厚也不得不说两句真话、人话。因此,在《征求意见稿》中才有了“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这一符合基本规律、利国利民的关键内容。
那么,这一关键内容为何在最终印发的《意见》中被删除了呢?
马克思说过,如果有50%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对于有关部门而言,“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 这一关键内容的存废,决定着他们将成为无利可图的清水衙门还是成为每年至少有十几个亿寻租收益的油水衙门。十几个亿的寻租收益,是官员正常工资收入的千倍、万倍,如此巨大利益诱惑,绞死又何妨?
删除了“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这一利国利民的关键内容后,《意见》成为了毫无价值的一纸空文。药价改革的结果是既得利益集团大获全胜,继续置老百姓于药价虚高、回扣泛滥、药物滥用的深重灾难之中。
在此,我们代表13亿老百姓恳请中纪委紧急出手,去查一下是谁要求删掉“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这一利国利民的关键内容,揪出这一既得利益集团的总代表,促进有关部门在药价改革中“建立节约采购成本收益归医院的机制”,铲除滋生“高定价、大回扣”利益体系的政策土壤。这一预防腐败的举措比查处100个“大老虎”和10000个“小苍蝇”的意义还要大很多。因为预防胜于救灾,不但可让老百姓每年少花7200亿元的冤枉钱,更重要的是可以让亿万患者免遭药物滥用之苦,拯救千百万人的性命。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经验

威望

金币

发表于 2015-5-8 09:08:40 |显示全部楼层
改革,利益集团是个难啃的骨头,不能一棍子打死,慢慢来,适当的也得给个甜枣!现在社会是个分工明确的社会,哪个行业也离不开的!

经验

威望

金币

发表于 2015-5-8 09:52:17 |显示全部楼层
自古以来,忠臣干不过奸臣,想办点好事是真不容易啊。

经验

威望

金币

发表于 2015-5-8 11:28:03 |显示全部楼层

经验

威望

金币

发表于 2015-5-8 15:05:13 |显示全部楼层
药品是暴利的,实际上出厂价都很便宜。

经验

威望

金币

发表于 2015-5-9 12:11:02 |显示全部楼层
发改委一群混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