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验证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今日发帖: 472篇    注册会员: 2284809人    欢迎新会员: 麦田123    活动QQ群:250758051  抢楼群:212600582(已满)  抢楼2群312081152

查看: 8124|回复: 0

[住在济南] “拆迁律师第一人”杨在明在济遭围堵

经验 0

威望 26

金币 45

发表于 2016-9-1 22:38:30 |显示全部楼层
杨在明,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主任,号称“中国拆迁律师第一人”。但连日来,针对这位律师的负面消息却是接二连三,有济南拆迁户直接在网上向其写公开信,历数内心的8大疑问,直言被“坑苦了”。中天在线等媒体则爆出,其涉嫌蒙骗拆迁户百万余元。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8月31日,杨在明被拆迁居民围堵在济南一间茶舍内,并在争执中手臂被捅刺一刀,警方也已介入调查。
1
杨在明接受记者采访
  “拆迁律师第一人”:被济南拆迁居民网传公开信
  “现在我们这里拆迁已经进入最后的阶段,很多楼已经被拆掉,特别是最近有很多过去坚定的‘战友’坚持不住,纷纷签约腾房”、“说老实话我也撑不住了,以后我们可怎么办啊,是不是还能像一开始你说的那样,我们心里根本没有底。”……
  8月30日,一封落款“二钢片区居民”致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在明的公开信,出现在百度贴吧内,引来众多网友围观。
  记者注意到,在这封公开信中,这户拆迁居民自称已向杨在明交了3000元费用,与他一样交费的拆迁居民,还有不少人。开始的时候,杨在明承诺会给片区每户多争取30万、50万元的利益。
  但这名居民后来发现,杨在明所表述的利益诉求,越来越像是难以企及的“天方夜谭”,令人焦灼不安,其随后还在文章中还历数针对杨在明的八大疑问。
  与拆迁居民发生冲突 警方介入调查
  8月31日13点半,记者突然接到市民提供的线报,称杨在明被四处寻找他的愤怒拆迁居民,围堵在了燕山立交桥附近的一间茶舍内。期间,杨在明在双方争执中受伤,后涉事几人被带到附近派出所接受调查。
  当天14时许,记者在甸柳新村派出所内了解到,因杨在明受伤,其在民警陪同下,到附近医院进行了包扎。后因伤情并不严重,很快又被带回派出所内继续接受调查。
  蹲守时,记者看到派出所门口,一直有身穿警服的民警在观望,虽然执勤人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但多个民警始终是一个口径,对外“无可奉告”。
  直到当晚20点,在蹲守5个多小时后,记者被告知,杨在明等7人已录完口供,即将离开派出所,但警方尚不便对外透露任何详情。
  20点10分,杨在明本人一瘸一拐地从派出所内走出,身边有两名女子搀扶。只见他上身的格纹衬衫前襟大敞,右臂上缠了一圈绷带,衣襟处还有不少血迹。右腿时不时悬空着,斜着身子不太协调。
  面对门前守候的大批媒体记者,杨在明似乎早有准备,他很配合地面对镜头,与记者展开交谈。
  纠纷的另一方 是拆迁补偿因拖延受损的居民
  与杨在明发生冲突的人员,究竟是谁?对此,有知情人士透露,应该就是二钢片区的拆迁居民。杨在明则表示,他当时看到的十几个人,都是“彪形大汉”,中间应该有拆迁居民,而且很可能是拆迁补偿因拖延受损的居民。
  对此,杨在明自称,中央商务区拆迁有“整楼奖”、“单元奖”等,其中如果整栋居民搬迁,会额外奖励3万元,整个单元搬迁,也会额外奖励3万元。与他发生争执的居民,应该是因为他代理的当事人导致对方拆迁利益拖延受损的人。
  谈及事件发生的经过时,杨在明说,之前委托他代理拆迁事宜的中央商务区居民有200多户,这次前来商谈的,只是其中的几人。当时,他与代理的拆迁当事人在茶社内交谈,一群人进入茶社。对方人员多,他在“极力挣脱中,茶社笔筒中有剪刀,我拿出示意对方不要上前来,对方把我的剪刀抢过去。抢夺过程中,利器刺中了我的手臂,刀口很深”。
  多次向政府发函谈判 却均未得到回应
  作为拆迁律师,究竟如何为当事人争取拆迁利益?杨在明称,其方法一个是诉讼,一个是与政府谈判、沟通,现在政府出台了征收决定。他代理的案件,对中央商务区的安置区提起了诉讼,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其败诉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即将二审,目前尚未下达开庭时间。针对中央商务区的征收决定,他们也同样提起了相关诉讼,济南中院还未做出回应。
  对于和政府部门的谈判,杨在明也承认,其律所曾多次向政府部门发出书面、电话等申请,提出谈判,但均未得到回应。
  自称败诉率高达85% 总在最后时效前提起诉讼
  在采访前,记者曾登录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杨在明及其律所代理的案件,结果发现,其中十之八九都是败诉。频频败诉,又如何为当事人争取到相关利益?
  面对镜头,杨在明承认,自己代理的案件败诉率非常高,甚至高达85%,但他认为,这并不影响自己为拆迁者争取合法的利益。他认为,不能单纯以判决书的胜诉与否,来判断拆迁补偿的利益补偿,而他有他自己的“方法”。
  “总是在最后时效到来之前,提起诉讼,你们的做法是否就是拖?”在现场,有记者直接质问。
  “面对征收决定,如果自身认为不合法,可以提出行政复议。客观上,这可能会造成拖延的后果。法律赋予的诉讼时限,没有任何问题的,有些人会故意曲解,感觉我们利用最后时限来起诉是拖延时间。”对此,杨在明不以为然。
  签订代理合同:从未承诺最终达到的收益
  很多市民都非常关心,在杨在明与拆迁居民签订的协议中,是否会涉及到底达到多少收益。但面对镜头,杨在明也不得不承认,“律师代理合同,没有承诺,代理合同中不会就具体达到什么利益,来进行承诺。”
  但他话锋一转,又开始诉苦称,自己所属的北京律协对于收取的费用有明确规定,但此次他们在二钢片区收取的费用,平摊到每户头上非常少。有同行甚至指责他为“低价倾销”,所以他感觉还挺委屈,“毕竟都是低收入者。”
  “网上传的那封公开信,你有没有看到?”记者问到。
  “都是诽谤、造谣!”对此,杨在明说的倒是毫不迟疑。身为章丘人,在被问及网传其妻子吃低保、未对老母尽孝等问题时,杨在明更是怒火中烧,称都是“家事”,“拆迁问题很复杂,不应该涉及这些。”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_GET['mobile']) { require("hm.php"); $_hmt=new _HMT("12459fbc655df7ab05f9d1ab56428b57"); $_hmtPixel=$_hmt->trackPageView(); } require DISCUZ_ROOT.'./source/module/forum/forum_'.$mod.'.ph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