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验证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今日发帖: 3436篇    注册会员: 2279279人    欢迎新会员: 中国200836    活动QQ群:250758051  抢楼群:212600582(已满)  抢楼2群312081152

查看: 162246|回复: 2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济南远大中医脑康医院就是黑心医院骗子医院,这个垃圾医院怎么没人管啊

经验

威望

金币

楼主
发表于 2017-4-26 16:44:48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一个家长的血泪控诉:济南远大中医脑康医院精神科骗人,大骗子医院!是私人医院,我是一个厂里打工的一个普通工人,想想大家都知道了,治疗没有效果,收费贵死人。特别是济南远大中医脑康医院精神科的医生压根就没有医生执业许可证件,都是经过PS出来的证件,各位家长请擦亮眼睛,不要听信这家医院的狡辩,都是骗人的,这是我花钱买回来的教训,济南远大中医脑康医院就是个垃圾医院。
  我由于轻信了这家医院大吹特吹的介绍,就带孩子去了这家医院,门口又脏又乱的,而且医院很冷清,这和她们在电话里面说的看病的人很多格格不入,导医很热情(实际上是找机会问你今天带了多少钱)有个医生穿着白大褂还站在门口吐痰,心里当时也没多想,就觉得这个医院很差,但还是盼着能治疗孩子的病。
  进去了以后,医生就简单问了几句,然后就要我去缴费带孩子去检查,检查单子写了一大堆,我也看不懂,单单检查费就要一千多块钱,我当时就问医生为什么要这么多检查,而且费用这么高,她就含糊不清的说孩子情况很严重,必须多做检查,还反问我是医生你是医生啊?当时我心里就很不舒服,为了孩子还是忍忍吧,等了快1个小时,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看了以后就拉着我的手说孩子情况非常严重,需要马上进行治疗再辅助药物,让我赶紧去缴费,我一看单子治疗费和药物需要16000多块钱,我也没那么多现金,当时问医生需要这么多费用吗?这个医生就告诉我,做了治疗和吃了这些药物一定能好,我心里觉得很不踏实,就打电话给我爱人说明了情况,我爱人赶紧让我回来,说这家医院肯定是骗人的,于是我就说我不做了,我要带孩子走,那个接诊的医生马上就发怒了,说孩子这么严重为什么不治疗,我是为了你好,你赶紧去缴费了我保证能治疗好孩子,我就反问她如何保证?你们电话说的只要1到2千块钱就行,为什么到了这边要将近一万块钱?说完我就头也不回就带着孩子走了,心里真的非常气愤,那个医生还在后面骂我不要脸,没钱看怎么病?你这样的穷鬼我见得多了,呵呵~这是一个医生说的话吗?走出门口导医也对我翻白眼,我感觉这家医院真的是为了钱不舍手段了,管你能不能看好病,先把钱交了再说,垃圾医院!各位千万不要相信济南远大中医脑康这家医院骗子说的任何话,去了你就是等着挨宰,而且态度很恶劣,没钱缴费还骂你,这个垃圾医院卫生部真应该管一管了。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经验

威望

金币

沙发
发表于 2017-6-12 16:16:02 |只看该作者
  现在是讲经济效益的时代,每个企业都是要利益最大化。能挣二元决不挣一元。所以老百姓在看病之前要多咨询一下。平时也要关注医院的一些资讯和评价。还要懂得和大夫们怎样打交道,总之懂得越多,吃亏越少。我认为应该设立一个投诉箱,每年公布一下被投诉的数据结果,及处理的结果。这样就会减少某些医院的乱收费和过度治疗的现象。

经验

威望

金币

板凳
发表于 2017-9-29 20:12:19 |只看该作者
山东永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广告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鲁0102民初1204号
原告山东永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济南市。
法定代表人李延英,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孙连群,女,1969年1月22日出生,汉族,该单位财务人员,住济南市。
委托代理人周光玲,女,1963年10月13日出生,汉族,该单位员工,住济南市。
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住所地济南市。
法定代表人李银焰,院长。
委托代理人XX,男,1980年6月16日出生,汉族,该单位法务主任,住济南市。
原告山东永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山公司)与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广告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6年4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永山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孙连群,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的委托代理人XX到庭参加了诉讼。庭后,原告补充提交证据,本案2016年9月9日进行证据质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永山公司诉称,原告与被告于2015年1月28日签订了齐鲁电视台全年广告代理投放合同,被告全年总投放量7021869元,现欠原告全年广告费153753.6元。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借故拒不还款,已经构成违约。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支付所欠广告费153753.6元,并承担违约责任,支付相应的利息4933元。2、本案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永山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原、被告于2005年1月28日签订的合同1份,总金额7021869元,合同签订后,我们按合同约定,给被告播出广告,我们多次催要,被告拒不支付广告费,我们给被告播出了153753.6元,被告不付款,播出证明也给了被告。
证据2、2015年2月齐鲁电视台出具的播出安排表,证明我们给被告播出7天广告,这部分费用被告未支付。
证据3、被告向原告出具的医疗广告审查证明、医疗广告审查申请表,医疗广告成品样件稿各1份。证明被告在播出广告前按齐鲁电视台播放规则向我们提供证明材料,我们给被告播出广告,符合要求。
证据4、2015年1月26日被告向原告出具的委托书1份,证明原告是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济南远大脑科医院在山东广播电视台齐鲁频道2015年广告唯一授权代理商。
证据5、济南市中医管理局出具的营业执照复印件1份,证明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与济南远大脑科医院是同一家医院,两个名称。
证据6、广告播放带1份。
证据7、原告与被告大夫刘庆贵的聊天记录1份。
证据8、被告网站上下载的文件1份。
证据9、被告网站上下载的截图1份,证明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与济南远大脑科医院是同一家医院。
证据10、视频截图1份,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与济南远大脑科医院是同一家医院。
证据11、2015年2月5日山东电视台出具停播通知1份,证明被告提供的广告批文是虚假的,广告于2015年2月8日停播。
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辩称,原告主张的153753.6元没有明确计算依据。原告提交的能够佐证该主张的证据都显示与被告无关联。原告没有提供为何七天后不能继续履行发布广告合同的证据。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对原、被告提交的证据进行核实,结合原、被告的陈述,本院综合确认事实如下:
2015年1月28日,原告永山公司与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签订了广告发布合同书一份。该合同主要约定原告为被告在齐鲁电视台发布医疗广告,广告内容为精神科、脑科,播出日期为2015年2月1日至12月31日,合同总额为7021869元;付款方式为电汇或现金,并按月播前付款;若全年广告实投量未达到签约量,则按齐鲁频道2015年广告政策重新核算广告费,未达到时按12%返点;被告应于广告播出后三十日内同原告核对播出情况,原告错一补一,漏一补一,否则以齐鲁电视台的播出记录作为本合同的履行依据。
2015年2月5日,山东广播电视台电视齐鲁频道向原告永山公司发出停播通知,内容为:兹有贵公司(即原告)代理的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济南远大脑科医院),签订合同于2015年2月1日播出医疗广告,因接到举报,客户提供的广告批文是虚假广告批文,在此通知贵公司与客户于2月8日起停播济南远大脑科医院(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所有广告播出。
山东广播电视台电视齐鲁频道出具的齐鲁频道广告播出安排表显示,济南远大脑科医院的(20150201通知版15秒)广告自2015年2月1日至2015年2月7日播出了126次。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对该广告播出事实不予认可,认为齐鲁频道播出频道表中主体是济南远大脑科医院与原告永山公司,与本案诉争主体不符,并主张2015年1月28日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广告发布合同书并没有实际履行。原告永山公司另提交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济南远大脑科医院向山东电视台齐鲁频道广告部出具的委托书一份,委托书显示,两医院授权委托原告永山公司全权代理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远大脑科在山东广播电视齐鲁频道2015年的广告投放,且原告永山公司系两医院的唯一授权广告代理公司。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显示,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与济南远大脑科医院医疗机构名称并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登记号为同一号码。
原告永山公司主张的广告费计算方式为:合同总金额7021869元除以334天(2015年2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乘七天得174720元,优惠12%得153753.6元。利息的计算方式为:以153753.6元为基数,自签订合同之日至应还款日2016年3月31日,按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算。
本院认为,原告永山公司与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签订的广告发布合同书,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为有效合同,双方当事人均应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合同签订后,原告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在山东电视台齐鲁频道发布了广告,但由于被告的原因未能使合同全面履行,仅发布了七天的广告,对于已发布的广告产生的发布费用,被告理应按照约定支付价款。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主张齐鲁频道播出频道表中主体是济南远大脑科医院与原告永山公司,与本案诉争主体不符,双方签订的广告发布合同书并没有实际履行,对此本院认为,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与济南远大脑科医院为同一机构,两家医院也同时向山东电视台齐鲁频道广告部出具委托书授权原告永山公司在电视台的广告投放业务,并且合同上也明确约定广告内容为精神科、脑科,故结合原告提交的证据足以认定合同得到部分履行,原告永山公司在电视台发布了七天的广告业务,对于被告的此项抗辩,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永山公司主张的广告费计算方式,符合合同约定,本院予以确认,据此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尚欠原告永山公司广告费153753.6元。原告永山公司主张的利息计算方式,不违反法律规定,并且合同约定应于月播前付款,因此对于原告主张的利息,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山东永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广告费153753.6元;
二、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山东永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逾期付款利息(以153753.6元为基数,自2015年2月1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银行存款利率计算);
三、驳回原告山东永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当事人未能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470元,由被告济南中医精神专科医院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钟红梅
人民陪审员  刘 丽
人民陪审员  顾建金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娄本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