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验证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今日发帖: 3743篇    注册会员: 2294527人    欢迎新会员: 麦田123    活动QQ群:250758051  抢楼群:212600582(已满)  抢楼2群312081152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请用心看看这个帖子吧

经验 15

威望 3349

金币 5106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一枪攮你仨窟窿 发表于 2018-1-10 10:30
http://bbs.e23.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9194449&authorid=1697334&page=5
讲讲治疗师 发表 ...

关于涉及对我的拆迁安置赔偿问题的控告书
国家信访局:
尊敬的领导好!
我叫王文虎,64岁,住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道德中街97号,因我的该处营业房在2008年5月9日被暴力强拆后,相关部门违法行使权力,使我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安置、赔偿,多年来被迫栖身于毫无安全保障的被毁坏的残屋内,过着非人的生活,且一再受到侵害,故现向贵局提出信访事项,并请求支持我的相关诉求。
请求事项:
一、查处槐荫区人民政府长期不依法办理我向其提出的下列信访事项的违法行为:
1、要求区政府给我公开其通过槐荫区拆迁办在2005年以我院100平方米房屋的名义给他人进行所谓的货币补偿的包括“房产证”在内的当初的所有证据、依据,并确认该行为违法;
2、请求限期槐荫区人民政府依法解决我的以下诉求:以开发商新世界阳光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发商)的名义,按照“有例依例”的原则,依照或低于姜玉亭等营业房的安置方法,对我的位于道德中街97号的248平方米营业房进行产权调换。为了便于落实“先安置,后拆迁”的原则,该房屋涉及的营业损失等赔偿应后期进行。
3、请求通过济南市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的信访部门立即要求槐荫区人民政府给我修复强拆后的残屋(现房屋大梁已断,随时有坍塌危险。),保障我们基本的居住安全。
二、要求停止并查处,包括以开发商施工的借口用暴力手段对我们的一再侵害,由开发商赔偿我的,其于2012年10月31日毁坏我的财产造成的3万多元的损失和12月28日毁坏我的花盆造成的2千元的损失。
我有两处营业房。一处位于济南市槐荫区经二路669号和671号,在济南市经一路延长线工程的拆迁范围内,2004年8月4日被暴力强拆后多次到国家信访局上访。该处房屋已被法院判决拆迁裁决违法、强拆违法,现已进入国家赔偿司法程序,故不对该案提出信访事项。一处位于济南市槐荫区道德中街97号的248平方米的营业房,在始于2000年的开发商的拆迁范围内。
关于两处营业房被强拆及以上诉求的具体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暴力是有关部门“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请看如下事实:
1、2004年8月4日,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深夜11点至12点多钟,约一二百由社会闲杂人员、曾受管教人员及山东保安组成的暴徒,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我的地处济南市繁华路段,曾经50多年,三代人赖以生存的营业房,及多年积蓄的货物、财产,其中100多平方米面积,近50厘米厚的墙,六米高的房屋,其中三间是二层结构,及屋内满满的物品,仅不足一小时,就变成了一片废墟,并打伤了随后赶来的我和儿子。案发后四、五个月内,没有任何部门表示对此事件负责。直到2004年12月31日,市建委信访处长还说不知道房子是谁拆的,但是几天后却说是市拆迁办对我的房屋实施了强制拆迁,并说市建委承担法律责任。本案最终进入诉讼程序。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2008)槐行初字第31号行政判决书确认强拆我的房屋违法,判决市建委承担相关赔偿责任。审理期间,市建委反悔,说我的房子不是市拆迁办强拆的,哪个单位他们忘了。我和市建委都认为拆迁人新西恒应承担对我的拆迁安置。二审开庭时,市建委又说槐荫区人民政府强拆了我的房屋。因此,有了二审的调解,由槐荫区人民政府负责对我的安置工作。但,一年多了,区政府至今不拿出任何安置方案。(注:本案中院现已恢复审理。)
2、2008年5月9日晚,以给开发商挖排水管道为由,自5月4日就进入拆迁场地,且在我家和另一户的附近各挖了一大坑的所谓施工人员约8人,以协商在我的房屋附近划线为由,进入我院内。进来后他们逐渐分别包围了我和我儿子,其领头的以给我敬烟为由接近我说了句黑话“我鞋里有么”后突然抓我,我身后的人迅即将我击倒。这时又跑来10多人,用胶带封住我的嘴、脸,绑住我的手脚,同一时刻也对我儿子下了手。他们打伤我们并抢走了我身上的mp3,我儿子身上的小灵通、钱包等所有随身物品,以及我屋里的台式电脑、现金、存折、贵重资料等、我儿子屋里的台式、笔记本电脑各一台,扫描仪等相关设备及现金等,给我们“搬家”近一刻钟。这时,又来了几十人,他们当着派出所出警人员的面,毁坏了我的248平方米营业房的大部分和其他财产。派出所的人员说他们不能管,叫我找拆迁办。后来,栽赃我儿子用两把刀子捅伤了他们两个人,且已不是轻微伤。如果不是现场录音证明这是栽赃陷害,恐怕我早就被躲猫猫了。其后,法院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了并不是本案罪犯的三个人的刑,掩盖了对我们的暴力拆迁行为,但这不能抵消应对我的拆迁赔偿问题。在我们向区政府等有关部门一再要求解决拆迁赔偿问题的情况下,拆迁办在2010年作出《关于王文虎要求拆迁补偿问题的答复》。这种答复完全违法,我向道德街办事处和区政府提出“对《关于王文虎要求拆迁补偿问题的答复》的反驳意见”,其后,包括今年就多次提出书面请求,但区政府至今不依法对安置问题作出处理。
3、2012年10月31日下午3点,开发商的一台铲车和挖掘机突然冲向我们生活的地方,同时来了十多个身份不明的青年将我妹妹和孩子他妈挟持到他们一方,将2008年我的房屋被毁坏后在我的房屋附近搭建的棚子及种的两千多棵杭白菊、除虫菊等强行推进当初毁坏我的房屋时开发商为掩埋我的房屋、财产而挖的一百多平方米的大坑内填平,造成我3万多元的损失。案发十多天前我就得到相关消息。我多次向办事处两位书记及12345热线表示,如果开发商施工需要我使用的地方,我可以让出来,但不能用暴力方法解决。就在我给办事处周书记作出上述表示后的几个小时,就发生了上述事件。政府为什么放纵这种违法犯罪的暴力行为发生?再说,如果棚子碍事,完全可以更方便的将其推到一边,使我们的损失少一点。我当时就向公安机关刑事报案,但公安以案情复杂和区物价局不做财产损失鉴定为由至今不立案。
4、2012年12月28日夜里约12点,开发商在放了一通巨响鞭炮后,趁我们不注意,用铲车突然将我的两汽车带土的花盆和一些垃圾推向我的房屋方向,被我们制止,并向公安报案,向办事处反映。对于两千元的索赔,派出所和办事处都表示没有问题,但是因开发商不同意我的“如果开发商和我有矛盾应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不得使用暴力”的要求,而放弃对我的财产权的保护。对于开发商行为的动机,派出所说,开发商打算继续往东往北推,而不是为了挡住道路。但是,这种做法的结果必定是先毁坏给我供电的电线杆,然后毁坏我的电动三轮车,几辆自行车等,最后彻底铲平我的院落房屋,达到最终掠夺我的房地产权的目的。其后开发商又多次表露出这种目的。今年3月16日夜里,用铲车毁坏我的棚子的那个青年对我说,我的狗咬死了他的狗,叫我明天早晨把他的狗交出来,否则把我这里砸了。我当即叫他打110报警。当他看到我报警的时候才走了。为什么我要报警?因为在此事发生十几天前,他曾经骂我妹妹,说我的狗咬死了他的狗,他要把我这里平了。我知道后向派出所反映,请求告诉开发商不要养这么多狗,以免其找借口寻衅。现在这么短的时间再出同样的问题,到底派出所有没有作为?
以上事实证明,我的涉及拆迁的权益被剥夺贻尽,暴力是剥夺我的实体权益的唯一手段。我要问:仅我的道德中街97号248平方米营业房每年的营业损失仅按房租计算(这仅是计算营业损失的一项因素)就36万多元(开发商安置的其他营业房的租金都每平方米每天租金4元多,以此为参照。),按照拆迁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是应当对我进行赔偿的,问题晚解决一年就是36万多元的应赔偿损失,区政府为什么不先解决安置问题止损?前段时间我注意到,开发商同期工程的四个建筑商有三个全部停工,而我住处范围的建筑商北京建工却加紧施工,显然能首先完工。这是不是建筑商撤走后对我再下毒手?这绝不是望风扑影。毁坏我的棚子时,几个人向我走来,我赶紧跑进北京建工工地内,他们想跟进,这时很多民工围过来,他们才没敢进入工地。可是现在普通民工竟然知道开发商给我两套房子我不同意,还劝我。这不是为再次侵害我时使民工不再同情我而造的舆论的结果吗?现在,我的安全没有任何保障,开发商几十米高的楼盘就在我的住处几米远,如果在楼上投掷任何东西我们是防不胜防的。而2009年冬开发商的数万平方米和我们相连的闲置土地上一两米高的草被人三次纵火。如果我们没有预先做好隔离带并拼全力救火,必定在劫难逃。有关部门竟然向我传达开发商不同意我的不能用暴力解决矛盾的要求,并根据该理由不保护我们的人身权、财产权。他们敢给国家信访局也这么说吗?我请求国家信访局明确责令地方不得使用暴力解决拆迁问题,并首先解决我们的两处营业房的安置问题,因为暴力的最终结果必将出现重大人身伤亡事件,否则摆平不了任何问题。
二、上述其他没有涉及到的问题。
1、关于道德中街97号的房地产权。
该院房地产是我父亲王鑫1948年购于西邻胡玉泉,并于1950年进行了房地产登记,证据见地籍清册等证据。院内除了除了两间南屋曾被私房改造后又被退还产权外,其他房屋产权没有任何变动,故我父亲的房地产权是清晰的,证据见房屋所有权登记审批书。由于历史的原因我的房屋曾被他人占用做煤炭生意。该炭店后被归入槐荫区燃料公司。退还产权后我收回该院全部房屋,独自使用,出租。该院房屋除私房改造期间外,自解放前至拆迁后,都是营业房,证据见营业执照等。
2、拆迁期间槐荫区拆迁办没给我提出任何拆迁方案,却在我独自占有、使用,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我院100平方米房屋的名义给他人进行所谓的货币补偿违反拆迁条例等相关规定,是严重的舞弊行为。为了戳穿拆迁办刘主任2012年2月在槐荫区信访局当着办事处纪委薛书记的面,说他们有给货币补偿的他人的房产证的谎言,我于2013年2月给槐荫区信访局提供了济南市房屋档案馆出具的“槐荫区道德中街97号产权登记人为王鑫,该坐落无其他人登记信息”的证明。但仍然不给我公开他们的“房产证”等证据、依据,继续包庇违法行为。公开上述证据和依据并予以查处,是解决对我的安置赔偿的关键和先决条件,因为不确认是错案,就谈不到错案追究,即依法对我安置赔偿。我请求要求区政府不要代替开发商与我的安置协商。现在开发商的营业房已经开始出售了,如果卖完了,区政府将承担对我的连带赔偿责任,因为是槐荫区拆迁办对我造成拆迁安置侵害的,故请求尽快首先解决对我的安置问题。
3、2008年强拆我的房屋后,我们住在残屋内。由于破坏了房屋结构,无法遮风挡雨,房屋构件逐渐腐朽,有的墙体如筛孔。有一根檩条也断了。半年前我向办事处周书记提出请求:既然已经认定是开发商的人施工时毁坏的我的房屋,开发商就有给我修复房屋的责任,请求办事处要求开发商给我修复房屋。周书记让我举证存在上述事实和法律关系。在我几十次求告有关部门和单位,一次次按其要求补充证据,在他听完了我和槐荫区法制办公室的谈话录音,证明法制办公室否认他曾经咨询法制办公室并告诉他要求我通过法院起诉开发商后,竟然对我说“你告我不作为吧”。难道老百姓就可以如此的戏弄吗?10月30日,槐荫区纪委告诉我,是槐荫区党委和政府强拆的我的房子。当然我一直这样认为。上个星期,我发现我妹妹住的房子的大梁断了,幸亏有一木框拖住,否则,大梁落地,房屋就坍塌了,就可能发生人身伤亡事故。我当即打110报警,派出所拍照取证,说转政府有关部门。后来12345转区政府。我又向道德街办事处负责信访的李主任反映。李主任用调侃的        态度用一个手掰着另一个手的手指头晃动着身子说:“政府修了产权是谁的呢?按什么规格修呢?等等。把对我们生死交关,需要立刻解决的问题变成了玩笑。当然,办事处早就表示不管了。昨天早上,槐荫区信访局王局长答应立刻要求办事处解决。但是,除了居委会几乎每隔几个小时就到我家里和我见一次面,以达监控目的,根本不提给我修房子的事。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我们的生存安全,我不得不再次到国家信访局上访(9月25日我曾来访,由于没带身份证没接谈。)请求通过济南市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的信访部门立即要求槐荫区人民政府给我修复强拆后的残屋(现房屋大梁已断,随时有坍塌危险。),保障我们基本的居住安全。我认为,既然区委、区政府强拆的我的房屋,就应当政府给我修复。如果认为开发商毁坏的我的房屋,就应当让开发商给我修复。                                                                                                                     根据以上事实和理由,我请求国家信访局支持我的上述诉求,并采取有效措施监督、限期有权机关依法办理我提出的信访事项,使我们几个最高年龄66岁,平均年龄超过60岁的人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此致
敬礼
                                   王文虎
                                 2013年11月7日
附:
1、         拆迁办《关于王文虎要求拆迁补偿问题的答复》,证明相关事实;
2、         我的对《关于王文虎要求拆迁补偿问题的答复》的反驳意见,证明相关主张;
3、         济南市房屋档案馆证明,证明院内只有我一个产权人;
4、         房屋大梁已断的照片2张。

经验 0

威望 2

金币 12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新世界的伴侣 发表于 2018-1-10 12:54
关于涉及对我的拆迁安置赔偿问题的控告书 国家信访局:尊敬的领导好!我叫王文虎,64岁,住址:山东省济 ...

说一千道一万,归根结底一句话“人心不足蛇吞象",只要拆迁安置条件符合被拆迁人心理预期就不会有上访,反之则绝对不会罢休,生命不息,上访“维权"不止……



野话好长时间没这么好玩的梗了哈哈。

的确如此,这个梗实在是忒好玩忒尔利忒搞笑了,一心想“为王"的“无位子的人"把资深瘪怂好一顿窝囊蔫损,伦家自诩“代表社会公义的自由女神"竟然还能不分香臭地为其抱粗腰捧臭脚顺风接屁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 哈哈,正义需要广大网友弘扬,当广大网友面对互联网上肆无忌惮的的亵渎人的良知而选择沉默的时候,那是人们遇到了法西斯!谢谢老军工的后代不改英雄本色!"   


   “好像你说的长篇大论只有六月大雪点赞呢?他不是说泉水的吗?好几年了,写的文章有几十万字了吧?管用了吗?"            
“在中国现今有很多人认为,只要坚持不拆迁。就能得到政府大笔现金。所以就有人认为,政府不敢强拆。成了拦路虎.只要有人敢为政府说话,就是畏权,为权。"                       

“强制拆迁,还是应该有的。因为有些人,总是以为政府不敢强制拆迁。但是得看什么原因。”                                                      
“新世界因为一个人的利益,而影响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这就不是正义。一个人的利益,阻碍了多数人的利益,是不对的。新世界的行为,济南市很多有关部门都参与了。没有支持他的。他就说有关部门是腐败分子。"                                                   

“新世界的论点我是不赞成的,济南市一个坏蛋,两个坏蛋,不能都是坏蛋,我看到你把律师都说了,是不是个人的观点有问题?"                                                                  


相信包括我在内的广大“不明真相"的网友后半辈子的笑点全仰仗着 “这个梗"撑着了,堪称治疗抑郁 意志消沉心理顽疾的上品仙药,打心底里由衷地谢谢侬(“为王"  “无位子的人”)… …                     




胡扯别的都白搭,拿不出那所谓248个平方营业房的法定书面凭证来你就是想讹诈从政府手里诈骗我们广大纳税人的血汗钱。




凭248平方的房产证国有土地使用证行使权利,公道自在人心。

想要248平方的补偿,得有248平方的房产证土地证才行,有吗?


拆迁改善居住环境,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情,如果是只有一两户愿意拆迁、绝大多数都不答应,那是政府的问题。绝大多数都搬了,偏偏就这么一户,想趁拆迁发笔横财,不给够要的数就是不搬,并上网发帖制造舆论,企图引起关注后让政府再多给些钱发笔横财。你以为现在的政府好欺负啊?  你想要一百万就能给你一百万啊?你想对248平方米营业房进行产权调换,你有248平方米的房产证土地证吗?


1、凭什么3分7厘2毫的宅基地要248平方米的商品房;
2、凭什么2001年就到期的注册只有2000元的个体营业执照要2000万的营业损失。公理何在?天理何在?漫天要价难道成了正义?




房屋产权置换用房的建筑面积以被拆迁人《房屋所有权证》标明的面积为准,土地面积以《土地使用权证》标明的面积为准。认定为商业性用房的要具有商业性用地使用权证、商业性建设规划许可证、商业性用房所有权证、营业证、税务登记证,五证齐全,缺一不可。想要248平方米的补偿,必须要有248平方米的房屋所有权证和土地使用权证,有就晒出来,公道自在人心。

你要搞清楚,哪间屋是你的,那间屋不是你的,哪块地你有使用权哪块地你无使用权,你的房屋所有权证上实际标有多少平米,拆迁补偿给你多少平米。孤注一掷,把致富的全部希望寄托在拆迁上。拆迁不只是牵扯到你一个人,也不是谁能撒泼谁就能得到更多,政府没有理由对你再作出让步。希望你好自为止!

一再无理取闹,都搬了,最后剩下的这一在当地家喻户晓想发拆迁财的地痞无赖,借拆迁对政府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无论哪一个部门哪一级领导只要不答应他提的条件就都是在搞腐败,凭一块烂瓜皮就想以种种借口强词夺理的硬要换一车的瓜,不给够他要的那个数就是不搬。什么问题都离不开他的本质,本质上说不过去的事情,再可怜可叹,那也是不能盲目同情的。谁能撒泼谁就能得到更大的利益,势必造成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示范效应,也有失公平。天天上网鸣冤叫屈给人感觉一定是遭遇了天大的不公,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是政府错了,那就凭1990年确权登记后发的注有248平方米的房屋所有权证国有土地使用证,通过法律途径给出一个公道的裁决吧,问题的关键是,你有248平方米的房屋所有权证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吗?



天天上网鸣冤叫屈,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是政府错了,然而通过该人披露的槐荫区人民政府道德街办事处给于其本人的信访事项答复后让人明白了该人并没有248平方米的房屋这一事实。贪婪的暴富心理孤注一掷,把致富的全部希望寄托在拆迁上,实际只有147平米却硬要政府给于248平米的补偿,狮子大开口得寸进尺,无论哪一个部门哪一级领导只要不答应他无理取闹就都是腐败,不给够要的那个数就是不搬,指望利用舆论来勒索利益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该人没有248平方米的房屋房屋所有权证和土地使用证。实际147平方米却硬要政府给按248平方米产权置换,不给够要的那个数就是不搬。对这样的地痞无赖不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城市建设就无法顺利进行!


实际147平米硬要政府给按248平米安置,对指望利用舆论勒索政府的野蛮分子必须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有多少面积的住房就登记多少,实际147平方却硬要政府按248平方进行产权置换。你想要248的产权置换,你有248平方的房屋所有权证吗?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无论哪一个部门哪一级领导只要不答应他的要求就都是腐败,抱着“有本事你把我活埋了?”的劲头和政府对峙。对以拆迁为筹码,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的地痞无赖在补偿合理并且屡次协商仍拒绝搬迁的,必须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就这里而言闹了几年,都迁走了,地痞却成了坐地泡。不能让居民守着废墟垃圾过日子,当废墟垃圾影响市容环境,影响百姓日常生活成为一种公害的时候,那也不能任其由着自己性子来!


三期工程已经收尾了,阁下盘踞的那块地下一步怎么用要按政府的规划来。事情到的今天这个结局怪谁?实际147平破房子一平不少给了148平的两处新门面房外加30多万的补偿款仍不知足,狮子大开口得寸进尺。居住登记不等于产权登记,想要248平的安置如果没有合法的248平的产权证据一切都是徒劳,喊破天无用。





就事论事,你是不是无赖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并不是你发几篇帖子,发几张图,就证明你不是无赖,狗吊操的,你这么说话,在众人看来倒有点理屈词穷狗急跳墙乱咬人的味道。

不要着急,表演的充分点也好,暴露的越多



拒不拆迁,勒索政府的钱,就是勒索我们纳税人的钱,和济南长途汽车站的光腚哥有什么分别,用无耻来形容你都是抬举你,就TMD一社会杂碎,肯定是有人生没人养的吃狗屎长大的玩意,发帖骗同情,骗你MD菊花都给捅烂了!最后送你两个字:活该!!!





王壕:千万记好了,但凡能在此网站论坛浏览发帖的都绝不是文盲更非你一般的智障脑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实在还是不行,该还是得骂大街撒泼打滚亦然...




经验 15

威望 3349

金币 5106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一枪攮你仨窟窿 发表于 2018-1-10 13:04
拒不拆迁,勒索政府的钱,就是勒索我们纳税人的钱,和济南长途汽车站的光腚哥有什么分别,用无耻来 ...

关于我的道德中街房屋的赔偿要求
区政府和办事处领导好!
应领导要求,我再次向领导提出我的道德中街97号房屋的强拆赔偿要求,请求领导支持。
一、“不忘初心”。我的该院房屋面积,已经槐荫区拆迁办测量为248平方米。由于我该院的房屋在历史上一直是营业房(1950年的济南市房屋总登记显示,除了我院的房屋外,道德街地区所有的房屋都是住宅。仅1956年到私房改造期间至六十年代为住宅。),我当时的要求是按248平方米营业房进行产权调换。这种要求是完全符合国家的拆迁安置政策的。但是,济南市和槐荫区的腐败分子为了报复我在2004年违法强拆我经一路延长线工程房屋后上访所造成的对他们不利的影响,在道德街房屋的拆迁期间没有给我提出任何拆迁安置方案,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我院内100平方米房屋的名义,给与我的房屋产权没有任何关系的他人进行了所谓的货币补偿,并于2008年用黑社会的方式强拆了我的大部分房屋,毁坏了其它财产并多处重创我的身体。其后又伪造了一刑事案子,对并不是强拆我的房屋的三个人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了刑。以上违法犯罪行为骇人听闻,对我的人身财产造成极大侵害,损失不可弥补。那些腐败分子为了凸显对我的强拆的“合法性”,并为了掩盖其伪造假案,对其它同类被拆迁人进行了条件非常优惠的产权调换安置。而我们十来年在废墟中过着非人的生活。现在,国家在进步,原来迫害于我的利益集团从根子上已经瓦解,我有权利按照“有例依例”的原则,与其它同类被拆迁人获得同样安置标准的拆迁赔偿。具体赔偿要求如下:
二、根据上面的理由,房屋赔偿可以有两个方案。
1、对于同期拆迁范围的非住宅,像姜家等的安置,比其实际房屋面积,多安置了一倍,有的甚至几倍。我的要求可以低于他们的安置标准,在我的248平方米营业房与上述被拆迁人的安置标准之间与赔偿人协商实际赔偿的营业房面积。
2、在政府和开发商负责给我办妥相应手续后,在我的原宅基地的基础上翻建多层房屋,总面积是248平方米的2至3倍,赔偿人只需赔偿248平方米营业房的重置价格即可。该要求的提出缘于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关于开放封闭式小区的意见以及我所处位置已经与开发商隔离无关联的实际情况。与我处有关的开发商的规划已经修改,根据拆迁规定我现在早已不是开发商的被拆迁人,没有任何规定我的宅基地在违背我的意愿的情况下转移他人(包括政府),因此我有选择要求按这种方案办理的权利。再说,这种方案对开发商有利,在拆违的形势下,基层政府也不可能利用该处土地,因此请求领导首先支持该解决方案。
三、关于营业损失的赔偿要求。2000年起至房屋赔偿完结止,按248平方米每天每平方米4元计算。理由:开发商的拆迁自2000年开始,自此,道德中街就成了废墟,我的营业执照也被冻结不能再续期,国家明确规定拆迁造成营业损失的应当赔偿,而我的营业损失是始于2000年的。认为营业损失的起始时间是2005年或者强拆时的2008年是错误的,因为此前早就不能营业了。每平方米4元的营业房租金,是十几年前附近的价格。
四、强拆后房屋内财产损失的赔偿。在刑事案件中我提出了40万元的赔偿要求。现在由于贵重物品的升值,损失大大提高。
五、开发商东二区施工时,几次毁坏我的财物,造成几万元的损失,并且打断我儿子他妈的两根肋骨,现在已经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而对有一次的赔偿要求,当时薛书记和李所长都说,赔偿没问题,就是不同意我的不能用暴力解决问题的要求,因此作罢。
六、给区政府领导必须说的话。由于我的上述损失缘于开发商的拆迁项目与政府的违法作为,依法应当由开发商进行赔偿,区政府负有连带责任。政府有职责要求开发商对我进行赔偿,但是如果一再拖延,致使开发商撤离,区政府存在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的风险。这是政府不应该有的损失,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区领导是存在失职责任的。作为我,由于我多年前就因上述赔偿问题提出民事、行政、刑事赔偿要求,及信访事项,虽然司法机关和信访部门都没有办理,我的诉讼和维权时效都不会丧失的,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加大维权力度。我也希望能给区政府服务的律师交流上述问题,以使领导能尽快作出决策。
以上赔偿要求,请求区政府和办事处领导支持。
此致
敬礼
王文虎
2017年7月10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