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验证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今日发帖: 1875篇    注册会员: 2270040人    欢迎新会员: 麦田123    活动QQ群:250758051  抢楼群:212600582(已满)  抢楼2群312081152

查看: 3625|回复: 2

舌尖上的童年

经验 0

威望 10

金币 2418

发表于 2018-2-13 10:08:56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种美味,只属于童年。等过了这个特定的时段,就再也咂摸不出那种美妙的滋味来了。
  我的童年,生活在改革开放刚刚起步的乡下,那时候家里的生活条件并不算富裕。大人们都出去干活挣工分,也只能勉强让一大家子人吃上白面馒头。至于其它的美食,那应该算是一种奢望。但即使是这样,即便是再普通不过的食物,也总能在童年挑剔的舌尖上留下永久的记忆,一直持续到现在,总让人回味无穷。
舌尖上的童年 - 舜网 - 20180209055403710.jpg
1
  约莫有三四岁的时候,我常去南邻居赵姓的老嫂子家去玩儿。
  老嫂子的婆婆(我应该叫大娘)是个瞎子。这个大娘是在兵荒马乱的年月里,村里一个叫老缺的恶人从外地抢来的。个头倒是挺高的,但去抢她的时候恰好是月黑风高之夜,长什么模样也就没顾得上看。等抢回来之后,在灶房里拿火把一照,满脸的麻子,很是扫兴。于是,就问身边一个来串门的:“学勤(赵姓大爷大概的名字),你要吗?”学勤也是一个不怎么精爽的人,也算是村里的老光棍啦,于是他也没什么顾忌,顺口说了一声“要呗”,这个大娘就这样跟了他。至于后来瞎大娘是怎么失去的丈夫,怎么没了儿子,又是什么时候哭瞎了眼,我就无从知晓啦。反正我那小的时候,她家就四口人,老嫂子和她的一对儿女,还有她的瞎婆婆。
舌尖上的童年 - 舜网 - 20180209055402919.jpg
  那时候这位老嫂子家里很穷,为了混口吃的,记得还起五更、睡半夜地偷过俺家瓜地里的甜瓜和“五月红”豆角。但都是邻里邻居的,大家心知肚明也就算了,也不好意思当面揭穿。那时老嫂子家是吃不上白面馒头的。于是就用地瓜干子面蒸菜团子吃。我去她家玩儿,也不拿自己当外人,老嫂子就给我拿菜团子吃。其实那菜团子由于放的面并不多,所以也就不成个儿,一碰就松散开来,只能用两只手捧着吃。当我捧着菜团子跑回家的时候,却被我大姑一把就给打掉啦,于是我就哭着闹着回嫂子家再要去。我妈去找我的时候,我一听见动静,就对老嫂子说:“嫂子嫂子,你快把我藏起来,别让我娘娘(小的时候,我曾这样称谓我妈妈)找到我了”。于是便藏在她家老式门的后面,直到我妈拉开屋门找到我的时候,我手里还捧着那菜团子,没脸没皮地继续吃着呢。直到后来,我稍稍懂事儿啦,才知道家里人是嫌她家那个大娘眼瞎,所以不干不净的,也就不让我去她家“蹭”那口吃的。
  到后来,我也一直没搞明白,那菜团子到底有什么魔力,竟能比白面馒头还好吃。
2
  再说一段很是掉架子和没面子的糗事儿,其实也无所谓啦,毕竟那时候咱年纪小,不懂事儿嘛。
舌尖上的童年 - 舜网 - 20180209055402196.jpg
  小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养上一两头黑猪,一年的光景,也就长到二三百斤,到时候卖了,一家人才能勉强过个好年。但如果是公猪,小的时候就必须阉了,以便好生地吃食儿,“专心致志”地长膘。那时候,有专门做阉猪之类营生的人,带着家伙什儿走街串巷地靠这门技术来养家糊口。猪阉了之后,“猪蛋”这东西就直接丢在地上。大人们就拿了去给小孩子烧着吃。毕竟那时候小孩子也没啥忌口的,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物件儿。
  有一年冬天,家里的小猪崽子阉了之后,父亲就把“猪蛋”拿来放到炉子里给我烤着吃。那时候,父亲干木工活,给别人家做家具、打门窗什么的,由于全是手工活儿,很是忙碌,所以也就根本顾不上看孩子。过了不到十分钟,我就等得不耐烦了,于是就撅着屁股,趴在炉子跟前看。估计那时候我穿的棉裤还是开裆的呢。好不容易等到“猪蛋”烤熟了,父亲就停下手里的活儿,给我扒着吃。就在这个当口,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腿上有点儿发热。父亲低头一看,大事不好,原来是棉裤被炉子旁边的火星给引着了。这个时候,父亲大人想都没想,上来一把就抓住了棉裤,硬是用一把慈爱的大手隔断了火源,这才让我避免了一场皮肉之苦。
  而这一切,我当时根本就没顾得上是怎么回事儿,手里还捧着“猪蛋”吃得津津有味呢!
3
  小时候,村子的西头有片很大的果树林子,对于孩子们来说,那的确一个神秘的所在。
舌尖上的童年 - 舜网 - 20180209055453580.jpg
  果树林子的边上用带刺的酸枣树枝密密麻麻地围拢了一大圈。树林子里种满了苹果树、桃树、杏树、板栗、核桃树、桑葚子什么的。最神奇的却要数果树林子中央的一棵老橡树。这棵老橡树比其它所有的树都要高出许多,从河堤上很远的地方,就能望得见这棵树的身影。粗大的树干要三四个孩子拉着手才能围抱过来。树的底部有几个奇形怪状的黑洞。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学还站在树洞上面照过相。可恶的是,当我站在上面拍照的时候,同班的兆东将一只脚搭在上面,让本来近乎于完美的照片上,莫名其妙地多出来一只穿着篮布鞋的脚。
  儿时有这样一句顺口溜:“桃养人,杏伤人,果子行里埋死人”。因为不占用耕地,这一带也是坟头比较集中的地方。于是乎,村子里就有人编造了一些所谓的神话故事。什么黄鼠狼嘴儿变黑了,渐渐地修炼成仙了,经常会在这一带出没啦;什么南方蛮子来看风水,结果发现了什么宝贝,然后便想要得到宝贝,可是宝贝也会生腿,而且跑得很远,结果一波三折也没能让坏人得逞。也正是这些传说,让孩子们对这片果树林敬而远之。加之当时承包这片果树林的豪二一家都不是什么善茬,于是,大家对这片林子更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啦。
  但也有例外,那便是等深秋时节,树上的果实熟透了,都被看林人采摘光啦,这里便一时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这个当口,孩子们就有机会到里面去玩儿。此时,树上的叶子都变黄变枯萎啦,落叶铺了厚厚的一地。但老橡树的叶子是不会落下来的,干树叶挂满了枝头,风一吹哗啦啦地响,多少有种“自古逢秋悲寂寥”的感觉,但那时的我还是小屁孩一个,根本不懂得这些个文学典故。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小孩子从树林里捡到了几个带皮的板栗,长得就像刺猬一样,让人无从下手。到底是怎么拿回家的,我就不记得啦。只记得奶奶帮我从带刺的外壳里扒出栗子来,然后放到玉米糊糊里一同煮熟。那滋味儿,真叫一个香啊。
  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吃栗子。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以后买糖炒栗子吃,就再也没感到有那么好吃过。
4
  夏天,烈日炎炎,正赶上学校放暑假,这时候,童年的乐趣,应该属于家北那片西瓜地。
舌尖上的童年 - 舜网 - 20180209055403278.jpeg
  家北靠近大清河的地方是一片沙土地,以沙为主,以土为辅,这种土壤日照足,地温高,特别适合种西瓜。每年我爷爷都会选择在这里种上一些西瓜。凸起的田垄里种上一行西瓜,旁边再种上一行甜瓜,凹处则种上一些“五月红”豆角,整块瓜地里“怡红快绿”的,煞是好看。等瓜快要成熟的时候,就在地头上搭一处窝棚,一天到头都要有人照看着。即便是到了晚上,为了防止有人偷瓜或是使坏,也要在那里过夜,于是窝棚里便有一床铺盖和一顶蚊帐,当然还要必备一种家用电器——手电筒。如果听见有什么动静,就起来,用手电筒照一照,确定没有什么情况后,便倒头再睡一会儿。
  有一天下午,我去西瓜地里替小叔,让他回家去吃饭。那时候,我不懂得哪些甜瓜是熟的,于是自己也不去摘,只等得大人摘好后放在那里,我好吃现成的。小叔临走的时候,告诉我:“在窝棚的旁边,有两个甜瓜熟透了,就放在西瓜的上面,你吃去吧”。果不其然,找到后,三下五除二就下肚啦。入口很香甜,也很面。那不能不算是童年的一剂美味儿。
  还有一次,我从南坡的玉米地里发现了一棵自然生长的甜瓜。由于那时候田里施肥都会用一些大粪,而大粪里肯定会夹杂着经人体过滤后残留的西瓜、甜瓜种之类的东西。所以说,在玉米地里长出这样一棵甜瓜来并不足为奇。如此说来,大家可能会觉得有失大雅,其实,用今天的话说,那才是天然的、有机的、无公害的呢。
  于是,我就盼着这棵甜瓜慢慢开花、结果,渐渐地长大。约莫过了一个月,我去钻玉米地为牛割草的时候,看见甜瓜已经长得足够大了,就迫不及待地擅作主张,将其摘了下来。拿回家给我妈看,却被我妈训斥了一顿:“你这个熊孩子,这还没熟呢,你就摘下来啦,真是狗窝里留不住干粮”。“那可怎么办啊,总不能扔了吧”?反正有一点儿我是知道的,那便是甜瓜不熟的时候,吃起来是很苦的。我妈就给我出了一个好主意:“要不然,给你放到麦糠里面,先捂着吧”。那时候,家里的厨房东头是一间专门放麦糠的小屋,屋里堆满了麦糠,那可是家里那头老牛大半年的口粮。
  又过了大约一星期吧,放学回到家后,在厨房里闻到一种浓郁的清香味儿,这才想起来“捂甜瓜”这档子事儿来。急忙从麦糠里把甜瓜扒出来。吃的时候,说香甜可口那都是虚的,反正那个脆劲儿,那种滋味儿,真真是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的。
5
  记得童年,过春节才是孩子们最有口福的时候。春节的前几天,一家人就张罗着到集市上去买菜,然后又是蒸馒头,又是炸丸子,又是杀鸡,又是炖肉的,很是忙活。
  那时候的猪肉,那才叫一个香呢。那时的猪大多是黑猪。家里养猪是不用什么饲料添加剂的。所以,一年下来,一头猪也就长到二三百斤。不像现在,各式各样的饲料添加剂,“四月肥”什么的,光是看名字就够让人眼花缭乱的。你想啊,四五个月,小猪崽就长大出栏啦,你说有多快吧。可光长得快不行,猪肉的质量和口味却大不如从前啦。
  过年了,家里炖肉啦。长条的肋骨,汤里除了放大料,就只是洒上一些盐。炖熟了直接啃着吃。可不像现在,糖醋排骨、红烧排骨什么的,有很多种做法。那时候,我家一家三口和奶奶家已经分开另过了。但只要是奶奶家过年要炖肉啦,爷爷就提前将我叫过去等着啃骨头。这成了我家一个雷打不动的惯例。
  记得有一年,我家杀了一头猪。把猪肉卖掉之后,剩下猪头和猪下货,自家留着吃。父亲特意请来村里有名的厨子四马腿(按说,他该管我叫大叔呢)来给做。猪头肉下锅之前,要在劈材火上烤,烤得那猪油哗哗地落在柴火上,让人看了都觉得很是可惜。但若不这样烤,或是敷衍了事地用烟熏一下,是断然不会做出美食来的。然后,厨师又在肉皮上划上了很多近似于鱼鳞的花纹儿,炖好后,装进事先预备好的碗里面,肉皮靠近碗的里面。吃的时候,将碗里的肉扣到盘子里,花纹儿就都呈现在外面啦,这种近乎于“艺术”的美食还真是赏心悦目呢。我记得,做好之后,父亲先让我给奶奶家送过去几大碗,以备留着待客用。
  还有奶奶过年煮的海带,也很好吃,口味烂而且不腻。她老人家是在过年蒸馒头的时候,一块儿将海带放进龙堂水里去煮的。这样既省柴禾,又省事儿。再往后的几年,奶奶病倒了,新进门的婶子就从来没有把海带煮得那么烂,那么可口过。即便是奶奶在煮猪食的时候,在地瓜干边上给我专门放的那些细长的红薯,也是极为好吃的。那些红薯都是红心的,那种甜甜的味道,感觉一点儿都不比蜂蜜逊色呢。
  记得小时候,过年过节,走亲戚串门的时候,亲戚也会给小孩子们带点儿好吃的,最常见的就是香油果子(油条)、炸馓子什么的。上下各铺盖一张草纸,然后用草绳就这么系起来,挂在自行车把上,让孩子们远远地看见了,就能垂涟三尺呢。那时候也有用纸包装的青食饼干,纸包装的东西本来就容易返潮。等这家转那家的,不知道转了多少遭之后,饼干早就不脆啦。即便是这样,也能算得上是童年的一道美味佳肴。现在再吃,却再也找不到童年的那种味道啦。
  如今,物质生活丰富啦,可以说是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啦。但我却总也找不到,像童年那样轻易就能够刺激和满足味蕾的那种感觉啦。有时候,感觉是因为我们生活好啦,自己就变得太挑剔、太麻木啦。但细细想来,这应该是与浓郁的亲情有关,与童年里那些美好的记忆有关的。这就好比是奶奶亲手烧制出的饭菜一样,即便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常菜,那也一定是最香甜可口的。可是这种滋味儿一旦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啦。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经验 0

威望 4

金币 210

发表于 2018-2-13 10:48:23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吃什么都好吃

经验 0

威望 2

金币 336

发表于 2018-2-13 10:48:50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的幸福生活再也回不去了,虽然不常吃肉,但是每天都很幸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