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验证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今日发帖: 344篇    注册会员: 2284012人    欢迎新会员: 麦田123    活动QQ群:250758051  抢楼群:212600582(已满)  抢楼2群312081152

查看: 9112|回复: 0

[玩转山东] 鹂泉书院:一个家族的烟尘往事

经验 0

威望 10

金币 584

发表于 2018-12-13 16:20:51 |显示全部楼层

明代洪武年间,一个叫孙书中的人举家自江苏淮安来到肥城县城南康王河边定居,子孙逐渐昌盛以后,将村落正式定名为孙家庄。清代初年,孙氏后人的经济状况得到了改善,开始热衷于社会公益事业。在今天济南市长清区和肥城市交界处的陶山,是古代齐国和肥子国的天然分界线。陶山之阴济南市辖区内有许多支脉山峦,支脉九顶莲柱山、大山顶、滑子山中则有四座古庙观,孙氏子孙们便加以捐助,累世重修。

后来十世祖孙祖舜成为肥城县的廪生,取得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他兄弟四人在捐资重修了大山顶山中的三教堂后,看到附近云树苍茫,泉出其间,是天造地设的隐居之地,便捐出良田八亩,在三教堂附近的黄鹂泉西创修了鹂泉书院,作为家族的读书场所。

自此孙祖舜一脉便定居书院边,依照黄鹂泉的名字,把村子定名为了黄鹂泉村。

书院自唐代开始出现,到了清时已经完全由官方操控,民间则只有家学和私塾。而鹂泉书院作为一个特例出现在大山之间,实在是较为少见。孙氏家族自此苦心维持,又经过了许多流年。等到十五世的子孙孙建正主持家业时,因为家道衰落,虽然十分想扩建书院,但已经没有多余的资财付诸实施了,孙建正只能“奉志未逐而寿终矣”。他的儿子孙谦虽然对此耿耿于怀,不过学田的收入仅能维持日常的开销和房屋的维修,所以也无法继续再谋发展。

到了光绪二十三年,孙谦的侄子孙昌贻成为家族的首脑。此时书院已经破败,他认为很有必要重修,假如置之不理,肯定会年久渐废,“使后人失读书所,亦先人之遗憾也”。于是合族公议,决定将八亩学田中的四亩暂时当掉,用这笔钱作为重修的资金,最终完成了先人的夙愿。然而毕竟损失了学田,所以孙昌贻嘱咐后人,等到经济条件好转时,务必要赎回学田,“修书院而增学田者,更余之厚望也夫”。由此也可见孙氏家族对读书的重视和经济上的无奈。然而事与愿违,书院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衰败了。

如今在黄鹂声声中登山寻古,四围松柏森郁景致清幽,至山半仍旧可见到鹂泉书院的旧址,有亩许见方,围以石墙。院外山崖的石洞内就是古老的黄鹂泉,洞口被村民用巨石封砌,仅留一口可入。泉水自洞内崖顶石隙中如珍珠滴落,于洞中汇成一潭,然后从人工开凿的石渠中缓缓下流,最终汇集到山下巨大的蓄水池里,成为全村唯一的水源。从鹂泉书院举目北望,绿树掩映之中可见一组庙宇隐约在山半,此即孙祖舜当年先于鹂泉书院重修的三教堂。沿林间小路而行,四围浓荫蔽日,随着蔓草的增高,及近庙宇,则无路可寻,只能低身穿越而入。

进入庙宇,可见三教堂的主殿和观音殿对立,两殿全部为青石垒砌,平顶出檐,券门方窗,极富地方特色。而两殿之间的大殿虽然也是青石砌就,屋顶却是传统的硬山式结构,代表了不同的民间建筑风格。三殿呈品字状排列,与山体融合,形成一个四方的院落。院内古树斜枝,石料瓦当散落,林立的碑刻因年久而仆倒在地,让人感觉苍凉与古朴之意迎面而来。所谓三教堂,乃是“儒、释、道”合一的神庙,代表了民间对各种宗教和信仰的兼容并包。

如今的这些建筑,根据碑刻的记载,在孙氏族人孙开清的带领下重修于光绪十九年。他们经过合议后不仅维修了殿堂,而且将院墙“一齐备修”,总共花费了京钱“四十一千六百文”,相当于近四十两银子,大概能买四亩地,正好与后来重修的鹂泉书院的花费相当。与三教堂的形制对照可见,当年鹂泉书院的规模相对也是比较可观。

主殿一侧有精美的古钟亭一座,青石榫卯相接,上饰云纹古拙,亭间题额为明代“天启四年三月十二吉立”,已经近400年,是济南地区保存至今最古老的钟亭之一。钟亭的存在,说明这里最早是一座佛教的庙宇。而建造者姓氏混杂,独无孙姓,则说明孙氏此时还没有加入到修建庙宇的行列中来。等到孙氏后人渐成书香人家,又受到儒家和泰山道教文化的影响,这才将庙宇改建成了三教合一的“三教堂”。如今书院和三教堂已然凋零,只有黄鹂泉水依然还在山间叮咚作响,为我们诉说着一个家族的烟尘往事。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