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验证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今日发帖: 349篇    注册会员: 2283471人    欢迎新会员: 麦田123    活动QQ群:250758051  抢楼群:212600582(已满)  抢楼2群312081152

查看: 5265|回复: 0

[玩转山东] 濂泉梦痕

经验 0

威望 2

金币 245

发表于 2018-12-27 22:10:08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家住濂泉胡同,胡同因泉而得名,可是濂泉在哪儿呢?假如没有当地人的指引,那些因看到“濂泉胡同” 而前来探访濂泉的外地朋友只怕在胡同里转来转去也找不到濂泉呢。
胡同很小,只有五个门牌号。整条胡同恰似个“丁”字,东西是一横,南北是竖勾。胡同西口连接朝阳街的南端,又窄又隐秘。从西口进入,前行约三四十米便到了丁字一横的中间,继续往前走约三四十米,便进入裕宏后街。沿着裕宏后街走,走着走着便步入了星垣街,然后是江家池街,估衣市街……根本找不着“濂泉”;再倒回到竖勾的位置找吧。沿着竖勾向北前行五六十米同样也出了胡同,进入北面的彰贤街,穿过彰贤街又进入了朝阳街……同样也发现不了濂泉。读到这里,你肯定会说“我晕!” 别急,未改造之前的济南老城区可不就是这样嘛,街连着胡同,胡同连着街,活像蜘蛛编织的网。原来在竖勾勾尖位置有一个大门朝南的院落,那是濂泉胡同2 号,转过影壁墙,一泓碧水立时呈现在你面前,谁承想濂泉藏得如此隐秘。
泉池东西长约二十米,南北约十四五米,本是一个较规则的长方形,但是,西北角被两棵高大的平柳树占据了,所以西北角是向泉池里凸进去的。泉的西侧和南侧住着几户陈姓人家,且是本家,北面和东面是别人家的房屋后墙。因此,当地人都管濂泉叫“陈家池子”。泉池的东北角有三四米宽的出口,濂泉水从那里流出与五龙潭水汇合,最终流入护城河。
濂泉梦痕 - 舜网 - 966393331f4742b385e7c2bba4b95627.jpeg

濂泉水清澈得能看清底部的细沙。有一种我们称之为“爬狗”的小鱼总是喜欢爬在底部的沙窝里,它的小眼睛和身上的斑纹清晰可见。它不时摆动一下尾巴,搅起些许“沙尘”,转眼间就被泉流冲得干干净净。至于落在水面的枯叶呀尘埃呀很快就从出口飘了出去,就连泉边的青苔竟也是那么郁郁青青被荡涤得纤尘不染。是那不断涌出的泉流保持了濂泉的“自洁”,不容玷污。我想这就是泉水最可贵的自我净化的品质吧。
濂泉的深处蕴藏着一个多么奇妙生动的水族世界啊!
悠长翠绿的水草悠闲自在地摇曳着,成群的小鱼儿在其中穿来穿去;透明的虾群快速拨动着无数小爪子悄无声息地滑行,稍受惊吓,它们便躬起身子向四下弹去;偶尔有一只螃蟹从泉边一个石洞横着爬出,挥动着它那一对威武粗壮的大螯,转动一下那对凸出的黑眼睛,转眼又横着钻进另一个石洞……
濂泉梦痕 - 舜网 - d2a93c64b2a84321a9514bde30a4ca33.jpeg

濂泉梦痕 - 舜网 - f7b2c87a0ba243078988d21a81f51adc.jpeg

体验濂泉,只有和它亲密接触才能感受到它的妙处。
夏天的月夜,我经常独自坐在泉边的石板上,腿脚浸在水中,看那水中黑黝黝的房屋倒影,看那挂在柳梢上映在水中的月亮。自然就想起母亲唱的摇篮曲:月儿悄悄上树梢,风不吹来树不摇,妈妈的心肝国家的宝贝,妈妈拍你睡着了……。在这样的月色中我找寻到母亲摇篮曲中的意象。
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小时候在濂泉里学游泳的情形。第一次在水中睁开眼睛时,蒙胧中我好像进入了一个无比瑰丽绚烂的世界。那长长的水草成了一条条碧绿的玉带;水底的砾石变成五颜六色的宝石;那些扶摇向上的水泡成了串串透明的珍珠……啊!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水晶宫”啊!小时候的濂泉留给我无穷的遐想。
彼时小小的我很在乎濂泉是否位于 “济南七十二名泉”之列。逢人便要问上一问进行求证,然而得到的净是些模棱两可的答案。现在想来合乎那时人们的心态。济南大大小小的泉子实在是太多,大家每日只管无偿、方便地享用泉水,泉水在泉城人心里早已经变得像空气一样重要却又意识不到它的存在了,谁又会细细去考究这些泉子呢。就连好多老济南人也不知道有一个叫濂泉的泉。长大后我读到刘鹗的“老残游记”和老舍先生的“济南的泉”,也同样没有从中发现濂泉的蛛丝马迹。看来,濂泉的确是没有什么名气了。我尝想如果将趵突泉比作身居庙堂之高的贵妇人的话,那么,濂泉就只能算是身藏市井僻巷的小家碧玉了。然而,这不起眼又不出名的濂泉却是我儿时的全部。
濂泉梦痕 - 舜网 - 492a17d2ad35493e9717b90fcfcb77a6.jpeg

濂泉对于我们胡同的人来说就像是自家的泉,对自家的东西尤其会产生偏爱,大家都觉得濂泉的水比趵突泉的水更加清冽甘甜。上小学时,濂泉是我向同学们炫耀的资本,上初一读到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时还暗想:百草园哪有我们濂泉洁净清爽呢。
濂泉水冬暖夏凉。在炎热的夏天,走近濂泉立时就会有清爽的感觉。蹲下身掬起一捧泉水喝一口,顿感沁人心脾,神清气爽。隆冬季节,泉水却是暖融融的。清晨的景象更有趣:乳白色的水汽涌出水面向上蒸腾着,向四周晕染开来,掩没了泉边的平柳,掩没了那些老房子,也仿佛驱散了严寒。人们在泉边取水只闻其声不见其面,仿佛置身于一个亦真亦幻的世界。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濂泉边的人们过着平静却有滋有味的日子。
天刚蒙蒙亮,四邻八舍的人们就来濂泉取水了。脚步声,说笑声,打招呼声,水桶的碰撞声充满整条胡同,那是濂泉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上午八九点钟,前来挑水的渐渐稀少了,陈家二爷爷和其他几个老汉便开始了他们的工作。他们站在浸在水中的台阶上,把大捆的青菜解开,择好,在泉水中仔细的洗干净,理顺好,用稻草扎成小把,然后挑到街上去卖。此时附近的妇女们陆续前来,洗菜啊,淘米啊,一派繁忙的景象。午后,陈家二奶奶在柳树下面安放一张小矮桌,摆上茶壶茶碗,在泉中舀一瓢水,烧开沏茶。邻居们也喜欢凑上前来说笑聊天,大家呷着甘泉泡出的清茶,七嘴八舌聊着一桩桩一件件家长里短的坊间趣事,濂泉边简直成了一个小小的信息传播中心和娱乐场所。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濂泉就这样滋养着周边的居民,人们也自觉爱护泉水。
记得有一天上午,人们在泉边像往常那样各忙各的干着自己的事,一个陌生的年轻妇女端着一盆衣服走近泉边,蹲下身子就开始洗起来。大家一下子都愣住了,就连德高望重的陈家二奶奶也惊得直张嘴却不知怎么开口。大家急得都望着二奶奶。还是二奶奶有办法,只见她从身旁提起一个水桶走到那个妇女跟前说:“我说这位女同志啊,咱这四邻八舍的都吃这池子里的水,咱可是都不在池子里洗衣裳,给你个桶提水,到阳沟那边洗吧。”那妇女抬起头,发现人们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羞得脸红,急忙端起盆走开了。
但是,大人们似乎对我们小孩子格外宽容。我们不仅可以在泉子里钓鱼、诓虾、摸螃蟹,而且还能在泉里游泳。
钓鱼、诓虾、摸螃蟹很能使人上瘾,不仅玩得痛快有时还能小有收获。谁家要修缮房顶了,就会运来成捆的芦苇,我们就从中挑选最粗壮的做成钓竿。用大头针做鱼钩很简单,只需要用尖嘴钳将针尖弯成一个小勾子就行了,而要用做针线活的钢针的话,就需要先将钢针架在煤油灯或蜡烛的火焰上烧红,然后再弯成鱼钩状。用两米左右长的棉线一头系牢鱼钩,另一头固定在鱼竿上,在离鱼钩三指处固定一小块用牙膏皮做成的鱼坠,我们的“鱼竿”算是做妥了。
在泉子里钓鱼是不用鱼漂的,它的乐趣在于你能清晰地看着鱼儿咬钩,你再选准时机果断地提杆,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鱼便由水中翻腾到空中,最好被你收入囊中。
诓虾的功夫全部下在制作工具上。找个罐头瓶子,在瓶口蒙上一块挖出孔的纱布,紥牢,再拴上一根细绳,诓虾工具大功告成了。在罐头瓶里放些饵料,将罐头瓶沉入水草丛中,你就耐心的等着成群的小虾往里钻吧。假如你缺乏耐心,你可以不用等,晚上把罐头瓶沉入水中,第二天清晨把它提出水面,瓶中早已聚集了好多前来聚餐的小虾了。
至于摸螃蟹是需要一些勇气的,你要冒着被它的大螯夹住的风险,小心翼翼地瞅准时机猛地出手,将这个浑身是盔甲的东西死死地按住,捏在手中,这时它也只剩下张牙舞爪吓唬人的本事了。
泉水里的小鱼,虾,螃蟹等没有一点儿泥腥味,非常鲜美。所以,单凭这一点濂泉永远吸引着我们。
盛夏,濂泉成了孩子们狂欢的乐园。然而,上午是大人们干正事的时候,谁也不敢贸然下水。一瞥见站在泉边的陈家二奶奶,孩子们就会乖乖地缩到一边。陈家二奶奶高高的身材,圆圆的脸,大大的眼,手里拿着一个簸箕没完没了地簸着什么,眼睛不时地扫过旁边的孩子们,俨然濂泉的保护神。午饭一过,我们便再也按捺不住了,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跳入水中,投进了濂泉的怀抱。扑通扑通的跳水声夹杂着孩子们的尖叫声喧哗声在濂泉上空震荡,水花直溅进老屋中。此时的二奶奶也不那么威严了,笑眯眯地望着水中尽情嬉戏的孩子们。这是我们狂欢的时刻,大家做着自己发明的各种姿势跳入水中,直到嘴唇冻得发紫才肯爬上岸来,一屁股坐在晒得滚烫的青石板上,嘴里还哆哆嗦嗦念叨着自编的顺口溜:太阳太阳毒毒的,晒得我小腚糊糊的……刚刚暖和过来又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童年的濂泉带给我们多少欢乐呀。
后来,我家搬离了濂泉胡同,但我常常一个人回到濂泉追寻我儿时的梦。上世纪八十年代传言濂泉胡同要拆迁,我打算系统地拍一组濂泉胡同的照片留作纪念。不料,将一切准备好赶到时,胡同已经夷为平地。面对眼前的一片瓦砾,心中无限惆怅,后悔不已。
如今,濂泉这位小家碧玉经过一番梳妆打扮,正式加入进“济南七十二名泉”之列。她从僻巷里走出来,“含羞带怯”地好像嫁给了“五龙潭”公园。但我心底里还是清晰地印着儿时的濂泉梦痕。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_GET['mobile']) { require("hm.php"); $_hmt=new _HMT("12459fbc655df7ab05f9d1ab56428b57"); $_hmtPixel=$_hmt->trackPageView(); } require DISCUZ_ROOT.'./source/module/forum/forum_'.$mod.'.ph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