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验证
请完成以下验证码

今日发帖: 678篇    注册会员: 2284166人    欢迎新会员: 麦田123    活动QQ群:250758051  抢楼群:212600582(已满)  抢楼2群312081152

查看: 2671|回复: 0

[玩转山东] 老街听泉

经验 0

威望 2

金币 271

发表于 2019-4-15 15:41:13 |显示全部楼层
在济南的老街做一尾游动的鱼。
轻盈的云朵在身边漂来漂去,细小的波纹在面前荡去荡来。阳光推着光,石头挨着石头,泉拥着泉,水抱着水。清风吹开了水的缝隙,种草、栽花、结籽儿……
水泽处,万物生。
老街的泉,从汉到唐,到北宋、南宋,元明,清代,再到现代。豪奢和节俭,都是本态。
记忆复活时,是从汀渚之上那位吟咏四字一言的谭国大夫开始的。
然后是李白、杜甫。然后是李清照、辛弃疾、李攀龙、元好问、王士祯、刘鹗……
诗意文心,澄怀味象。
大地硕大的露珠携带着鸟鸣和花香坦坦荡荡扬扬洒洒地落户民间。
老街听泉 - 舜网 - e9e383af4d424ca2801f3f80d1a54004.jpeg
清澈,清澈;初心,正觉。
西边芙蓉街,东边西更道。从曲水亭街一路向北,经后宰门,到百花洲。从排列紧密的青砖灰瓦、斗拱门楼的翔凤巷的四合小院,再到水光熠熠的王府池子、将军庙街。
天下酩酊,众水在此清醒。
世界浑沌,众水在此清纯。
逐水而居,似乎是一种难得的宿命。落在水里的天空,细小的翅膀挖开了瓦蓝,水光漫溢。白云、阳光、风雨、霜雪、雷霆,调剂着生活的味道。在老街,我的脚步轻轻。但我尽量,要将自己的心化作一枝滴水莲,以足够的隐忍,不把浪迹天涯的那一朵灵魂,敲疼。
老街之泉,敦厚恻隐,雍容诚实,不分豪宅和陋巷,世世代代与人休戚与共,患难同当。
八千年的神迹,四千年的烟火,两千六百年的城池。
万斛之水,莲蒲亭立。鱼虾鸢鸭,自在逍遥。
生命的镜像,明暗阴晦,都取决于水的品格。
那些被泉水浸润的根脉,带着基因、胎记和籍贯,自地下向上攀援。沿途抱紧时间,构筑浩大的宫殿,由阔绰的枝桠开始,迎阳光蔓延、抽芽、分蘖,直至长成参天大树。以神秘主义和超验主义的姿态,探测岁月的深度,凸显自然的力度,检测人性的纯度。
青砖瓦檐的小院、两侧的抱鼓石雕的门楼梯台、屋后角门边生满绿苔的小石桥沟渠,裂开的岩石和苍苍老槐下的一方幽潭。大地的容器秘而不宣,鼓荡一股股一缕缕悠远的清啸。
磬石出水。一方土地孤绝的水之版本,在此通晓了人类全部的秘密。
伟大的地理为沧桑的世事洗尽了悲愁。
而人类需要清水穿肠,方能安身立命。
如果民生宁静,如果民俗活泛,如果民意葱茏,就一定能循规天意,厮守终年。
纯净是一种品德、一种修为。是神的瓦罐、灵的道场。是轮回的至福。
能葆有尘世洁净,是不需要理由的。
水从地下向上攀走,一路将河流的秘密抱在怀里。升腾之美,以清澈为本质。即便活在彼处,我也能听到河洲之岸《诗经》的吟哦,《水经注》自然岩层脉理析出的潺缓细膩。
或者,后宰门那边教堂《圣经》马太福音的谦谦善念。
老街听泉 - 舜网 - c0cab6accc3540adb74a9d441049f583.jpeg
石是水的骨头。刻于石头上的文字,只有水能将之搬走。
油光乌亮的青石,珍存水的教堂。
鱼在石头深处敲打远古的水纹。石头与水,幽深清浅,和神祇一起被梦境敛入神龛。不炫耀招摇,不妄自尊大,不汪洋恣肆。悲悯出世,仁善入世。
每一块石头下面,都有一泓纯净。慈水举灯,照亮盲道。能洗濯缨冠,能腾蛟起风,能紫电青霜,能化育刘氏张氏田家公馆的家族故事。
草木清凉,光阴清凉,历史清凉。
天地经书,农事稼穑。时光的角落,还会有多少好园子供我游荡?
沧浪之水清,老街应该有的态度;沧浪之水浊,老街不屑有的态度。
趵突、黑虎、珍珠、五龙。局部或整体,以层层叠叠嶙峋为关卡,形成大大小小的隐形喷薄。化育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廉耻勇之圣德,流入浩浩的大明湖,流入低矮的青瓦粉墙、老宅旧巷,赐民食钵,赠民品格。
六百年的赡养。
焖蒸米粟。烹煮茗茶。浇灌菜蔬。杵槌浣衣。月光追着月光。星星挤着星星。水草抚摸鱼儿脊背。怀揣一小瓣花香离岸不离水的翅膀。沿着水脉跋涉了一个冬天的草根在春阳下快速抽芽、拔节、吐绿……
晏璧和郝植恭,从肥肥瘦瘦的柳影里踱出,七十二泉的轻吟慢咏。
山东大鼓的余韵绵长。
一个王朝可以沉寂。而来自民间的泉水,却可以百转千回、缠绵悱恻,演绎永不孤独的生活剧场。
青瓷呼吸河流,水香照亮族谱。天地潋滟的净月,从远古一块裂开的巉岩升起。
水在地下的海拔是人在一世登临的海拔,水的海拔与人的精神海拔应该同等高贵。
释迦之圣光。打坐的莲花,从水底深处举起净洁的火烛。那些泉井,在大地的出口和茂密的世界里禅定。没有掺杂,有着不腐不蠹的君子气度;与世无争,有着不攀高轩的隐士风度。水与水,泉与泉,趺跏为莲,梦境唯美。清晰通透,纯净天然。
泉是自然中心主义。
老街听泉 - 舜网 - 510e5459e87e4646bdf00fda7bfdd18f.jpeg
不必用木鱼、火纸、神符和祷辞求得洁净。那些青石井,是藏于庭院的排箫、隐于岩层的陶埙、埋于沙土的编钟。
当我的手指拂过了波闪着金质的涓涓细脉,我便知道了今生的灵魂需要怎样的清理。
我要和祖先一样,踞守前世的水声。
我在贡院墙下、在轱辘把子街、在德王府外的四合院,喝一碗葱花豆汁,听泉。在岱宗泉和武库泉边,斟一杯荷叶碧筒酒,听泉。
听时光簌簌摇落,听大德的隐灵,经历了千次万次修炼,拒绝浑沌。
听揖别了明月的湖泽,以一朵涟和一朵漪,接纳一粒身世轻微、迷途知返的尘埃。
上善若水,一水一菩提。
我听见那么多的水,深藏地下。我看见那么多的善,深埋内心。
老街之泉,执着一池清澈。舒活血,补骨壮骼。
民间取饮,神清气爽;官府取饮,正大光明。
水乃天道,非王道。
洁身自好的水与落草为寇的水,本质有异。去了远方的水,命里注定戴枷苦役。息壤乡梓的水,一生一世澹泊修行。
我怀揣良田半亩,到老街寻泉、还愿。只等待,一次清澈的灌溉。
老街听泉 - 舜网 - 51d21bf1935a4d2e8931026bc9faf667.jpeg
我听见那些泉水,一路背负玛瑙、翡翠和小石,踏着青石,急迫还乡。
但我仍要探知,这诸多仁慈者的因果命理所无法遮蔽的光芒,是如何永恒地存留民间?
汉之城、晋之邦、宋之府、清之埠,全部的祈祷和愿景空出的精神位置,其实早已由民间红红火火的炉灶替代、承担。
取一瓢泉,煮一壶香茗,以自醒为救赎。
泉是劝世书,水是警世言。
清,才是社稷乾坤。
而所谓世界,就是一座老街;所谓天下,就是一座老宅院。
所谓民生,就是漾动着的大大小小的池井、湖塘——那些清清的、亮亮的、湿湿的、满满的一片又一片洁净安详的月光……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_GET['mobile']) { require("hm.php"); $_hmt=new _HMT("12459fbc655df7ab05f9d1ab56428b57"); $_hmtPixel=$_hmt->trackPageView(); } require DISCUZ_ROOT.'./source/module/forum/forum_'.$mod.'.php'; ?>